中国诗歌会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041|回复: 2

浅谈当代诗歌现状以及诗歌网络化的利与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22 21: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浅谈当代诗歌现状以及诗歌网络化的利与弊

作者:刀刀


  上溯至上世纪90年代,中国文坛的新人老人尚伏案在书稿之间笔耕不辍地爬格子时,因特网这个新生儿,以锐不可挡之势,横冲直撞而来。其似乎无视一切传统束缚桎梏横扫一切的爆破力量,使习惯了笔墨纸砚的老人和思想开放追求自由的新人都不得不把目光转向传统纸制媒体无法企及的这个方兴未艾的新领地。因特网作为传播民族文学民族语言艺术的一个崭新媒介让无数的文学爱好者,有着作家梦诗人梦的文学青年找到了自己的一方位置,自己的各抒己见的一片广袤天地。在这天地的背后却也是有着诸多的欣喜和遗憾,有着让人感到痛心和安慰的“几家欢乐几家愁”。   
  时至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期,一些至今都是响当当的文学网站相继建立:1995年国内首份网络汉语文学期刊——“橄榄树”在因特网上诞生,并在1998年成立了“橄榄树文学社”;1997年“全球中文原创作品网站”——“榕树下http://www.rongshu.com)后来居上,目前已经汇集了弥赛亚,游子,乌瓦等一大批网络知名写手网络诗人,而大家熟知的早些年红透半边天的安妮宝贝也是出自绿色大榕树的枝繁叶茂;2000年1月1日中国诗人网(又简称中诗网,(http://www.chinapoet.net)备用(http://www.ourpoem.com)本着网络的平等、互动、包容的精神,为诗人和网友之间的交流提供了良好环境,如中国诗人站长李可可所言“营建一个丰富的诗歌资料库以及为实现诗歌在当今时代的发展,实现诗歌的良性交流,而做出自己的努力”,中国诗人走过了3年历程,层出不穷地发掘了诸如风中百合,吴铭越,任轩,等等一些优秀的网络诗歌实力新人,为了纪念中国诗人网站建站3周年由中国诗人诗友自己出资出版的《中国诗人诗歌选编》,为我们热爱诗歌,迫切希望得知诗坛新风气新方向的诗歌爱好者提供了一个“走近”“走进”的良机;2000年中国投稿热(http://www.tougao.com)成立;作为一个和传统媒体,诗人,网友之间的一座交流平台,更是集聚了“文稿交易区”“书稿、剧本交易区”“出版社、文化公司征稿信息发布区”“个人工作室”等等板块,建起了一座方便快捷的媒体和众多文学爱好者,实力诗人的沟通桥梁。该网站已经逐步建立起一套较为完善的管理模式,其中区别其他网站的特色服务就是在“文/书稿交易中心”这个板块采用会员认证的方式,每年向会员收取一定的费用,让中投两年来积累的各种传统资源和付费会员一起分享,让媒体免费自由与社区人员进行各种稿件交易。这个版块的目标是建设全国最大的稿件交易中心,彻底打通作者和媒体之间的瓶颈。[1]据全球知名因特网搜索引擎Lycos列出数据表明,1999年注册的诗歌站点就有228400多个,其中不乏汉语诗歌站点。不少诗歌站点甚至只是一个免费论坛,比如乐趣园(http://www.netsh.net),这个免费论坛服务器提供商就容纳了上百个,如《或者》、《诗江湖》、《唐》、《诗选刊》、《扬子鳄》等等目前异常活跃的著名诗歌论坛,其他如3721,soho、sina、网易、yahoo等等中文门户网站下被网虫和文虫们开辟的免费付费论坛、个人网站,更是举不胜举。[2]其他如“诗生活”“橡皮”“灵石岛”“诗生活”“哭与空”“乌瓦与荒碑”等等一些纯诗歌论坛网站都在为着中国当代诗歌的发展做着不懈的努力。
  如此众多的诗歌网站论坛,汇集了五湖四海男女老青的各个地区,各个领域不同文化生活社会资历背景的诗人诗歌爱好者,为了当代中国诗歌发展,为了中国诗歌走出低谷,为了中国现代汉语言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虽然说部分诗歌评论家以及一些传统诗人认为网络诗歌消解了诗歌的深度和内涵,使诗歌写作变成一种随意的、即兴式的快餐文化,但这绝对是当下的后现代文化语境决定的。今天的中国网络诗歌还是一棵幼苗,需要更多热爱诗歌,怀有深刻的民族责任感愿意为了中国诗歌乃至中华民族的本土语言健康发展的朋友伸出自己的关爱之手,进行支持和扶植;而不是一味的指责和小人姿态的逃离现场或者作为一脸无所谓的看客袖手旁观。正因为网络诗歌网站论坛的雨后春笋般的诞生使许多人又回到了诗歌高雅神圣殿堂,与90年代诗坛的沉寂无奈尴尬相比是个可喜的现象。网络诗歌的互动性和即时性使更多的人参与到诗歌活动中。这是以往任何印刷品纸制出版刊物无法取代的。网络诗歌诗人的出现使诗歌更多的暴露在大众面前,接受更为严峻的考验。网络诗歌倡导的这种“大家谈”的方式,具有更开放、更自由的讨论空间。正是从这诸多的声音里,我们会逐渐触及诗的本质,更加透彻地看到诗人的心底。
  但是面对庞大的参差不齐的诗歌非诗歌作品,作为曾经在数家诗歌网站论坛担任编辑,斑竹,并且和乌瓦,蝼冢等人筹办的“出路诗歌”bbs论坛,以及与“乌瓦和荒碑”诗歌论坛联合筹划的“血部落”纯诗歌纸制季刊我是深有体会的。网络作为一种崭新的文学载体,为一些对文学热烈痴迷的青年提供自由,共享,博大,宽容的写作领域,同时也以最大限度地刺激了他们的创作热情,促使一批有灵气,有创造力,有激情的“文学人口”(《萌芽》杂志社社长赵长天语),有抱负的诗人及时浮出水面,为传统的采用投稿-审稿-退稿的固有僵死的模式注入了清新的针剂,让中国当代诗歌文坛第一次出现了“复兴”的迹象。而另外一方面,为数众多的业余诗歌爱好者写作者对诗歌的伤害也是显而易见的,这些人的文学功底差,语言运用能力尚处于模仿阶段,对人生生活生命的思索探索意识浅薄,毫无民族深刻的苦难意识,创新意识,批判意识,对诗歌的理解还沉迷在幼稚抒情,格式外形,个人隐私暴露宣泄等等一些低级阶段,更有甚者把网络诗歌当作性幻想对象模拟强奸,不负责任地胡作非为为所欲为,在这样解说的前提下也就不难理解“灌水”等等一些网络词汇的流行了。
  当今诗歌的尴尬就是诗歌发展是要走上那些突如其来犹如洪水猛兽的“下半身”“口水”的所谓的诗歌之路,还是诗歌的回归并且在在回归诗歌本质的同时寻求出路。当代诗歌已经不是过去封建社会时代的随风附雅的玩物,不是供那些卑鄙无耻的伪文人蹂躏的妓女, 诗歌是高尚的,诗歌不能脱离了诗歌的本源在真空里面发展,必须深入生活,真正的创造美或者批判丑恶,不能让那些略通汉语语法知识略识几个汉字的 “垃圾文学”来引诱更年轻一代的诗歌写作者偏离正途越滑越远。当代诗歌面临的就是这样的考验,要么得到一切,要么失去一切。诗歌确切的说是要个人情绪的丰富化,对现实生活的深刻感知,对民族忧患意识的彻底控诉,其本质要表现为更大涵盖面的东西;诗歌是建立在真切感受之上,经过了思考的,而不是不是那样凭空想象,凭空捏造;甚至我提倡亲身实验型的诗歌可以突兀出来,亲身去体验不同的生活,感知大地母亲长河的通灵,真正的走在路上,才会有真正的诗歌诞生。
  诗歌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不仅仅是用来娱乐的,而是承载了更多更丰富的内涵。首先的诗歌只是口耳相传,且唱且歌,其内容更是取材于民间生活细节服务于大众:抒发劳动人民的欢乐忧愁艰辛愤怒等等富有人性的情绪。随之诗歌有了文字作为载体,这时才可以真正称之为“诗”,可以脱离了“歌”单独存在,也就有了更丰富的思想内涵,更加艺术化。虽则诗歌在技巧表达形式上属于个人,但真正的精品佳作还是代表了众多人民的疾苦感触,引起了广泛的共鸣,促使人们思考起来,行动起来。可是如今的诗坛大有抱着不问不闻世事,置民众于不顾,只是自己的无病呻吟和自我情绪的粗狂爆发。这种文字一降世就有了垃圾的本质,其最终归宿自然不难想象。
  诗歌是一门揉和了文字和情感的艺术,艺术又是人的艺术,最终还是要归于人,只有饱含人性的作品,对人性的善恶美丑进行艺术的颂扬表达批判的诗歌才是伟大的优秀的诗歌。当商品经济浪潮汹涌淹没人世,曾经多少不屈的怀有高度民族忧患意识的脊梁倒下了,只剩下一个个跳梁小丑抱着游戏逃避的心态大话严峻的人生,一个个有眉有目的游戏规则再次桎梏脆弱的文字书写者。越来越多的伪文人伪文学一边屈服一边喊着自己的口号打着自己的大旗替天行道从而导致更多不负责任的垃圾文字应运而生,颂赞颓废堕落享乐淫乱恐怖的文字层出不穷,偏离人道,丧失人性;更严重的是那些卑鄙无耻的理论家批评家更是置诗歌文学于水火之中,可耻地逃离现场,摆出一副高傲与世无争的姿态,加剧了近几年呈现出的文化虚假繁荣的架势,愈演愈烈,愈陷愈深。现在的的确确到了危险的时候,此刻必须要有一批敢于刺破毒瘤,敢于向世俗喊“不”的有历史责任感民族责任感的真正的文人出现,来挽救在整个20世纪几乎全军覆没的中国文坛中国诗坛。诗歌文学作为文字艺术界的轻骑兵,更背负有这样的责任。如果现在的文人诗人还是只顾自己抱头做学问,研究无关痛痒的儒学经典西方流行神话,不问不顾窗外事,那么就请各位精通文字技巧的诗人作家们准备为汉语写作送葬吧,汉语诗歌汉语语言艺术的末日不远了。
  而在网络上似乎出现了一些更为清醒的诗人评论者,诗歌bbs论坛里面秉持各种诗歌理念诗歌理论的诗人们相当一部分抱着为了中国当代诗歌开始了激烈的各抒己见的交流讨论,从文学艺术交融交流的意义上讲,的确是达到了少见的“百家争鸣”文化繁荣场景,但是从本质上更深层次的讲还是徘徊于彼此诗歌理论的对立而产生的论争,激讨,甚至谩骂。2002年在某论坛出现的“江湖追杀令”“刀伊事件”则是暴露了网络诗坛的另外一个弊端,就是网络诗歌的“小圈子主义”“山头主义”,一些诗歌网站站长论坛斑竹依仗自己手中的权利对诗歌的自由讨论造成了严重的阻碍(甚至误导)和卑劣的“杀戮”。这件事情的起因是源于一次很低级的诗歌活动----同题诗歌写作,首先是同题诗歌“神性高原”的蹩脚创作,吸引了数十人不同水准不同年龄阶层不同流派的诗歌书写者掺和其中。我作为那次活动的在场者我是清醒的,深刻地意识到这种所谓的诗歌活动一方面促使了一个论坛短暂虚无的假性繁荣的同时,另一方面对当代诗歌的健康发展造成了更多的伤害。且不说这些“诗歌”(暂时定义它们为诗歌)背后的作者是否真的亲眼目睹过青藏高原的瑰美和神性,单说那些诗歌的素材雷同,料想也是取材于一些报刊杂志图片的肤浅描述,而对那块坐落在我国西部的神秘高原可以说几乎没有一个人切身前去感受,我想问:你们的“诗歌”灵感究竟从何而来?仅仅是品空想象捏造,拿来欺瞒读者的吗?这种东西的荒唐本质不功自破,而对当代诗歌的伤害还在继续。紧接着就是命题为“白桦林”的同题诗歌写作。
  其时不管南方北方东部西部的诗歌作者再一次开始矫揉造作,把本不是应该在白桦林出现的诗意场景在这里集合,拼凑了一首又一首拙劣的文字垃圾。和他们对立的则是一群抱着真实真诚真正的诗歌写作者身份出现的,怀着对诗歌的敬仰,对诗歌的执著的有责任感的青年诗人挺身而出,阻止此类打着“诗歌交流切磋”旗帜的活动加剧当代诗歌境地的尴尬,“白桦林宣言”由此诞生,诗中写道:
  我只想说:全世界的弟兄们
  在场的不在场的,一息尚存的
  是时候了
  是该让失去味道的盐寂灭
  大光归于大光的时候了

  能在乱石之上建立城邦
  繁衍种族,永永远远
  旷野里经受考验
  我们要感知到邪恶盛开枝头
  妖艳芳香,接受膜拜
  是时候了
  是高举火把,照亮四方
  唤醒坐在粮食上的百姓

  愚妄的群鱼推选首领
  横行于世,横行于大江大洋
  迷惑封闭的村庄
  是时候了
  是到了撕开黑暗
  让星星伸出头颅,点亮自己

  我只想说:全体受压迫的兄弟
  是时候了
  全体迷信权威的兄弟,是时候了
  是该挑破脓疮
  任热血喷洒,沸腾土地

  各种肤色的兄弟
  来自高原盆地水脉的兄弟
  是时候了
  是还给母亲慰安
  还给世人信仰的时候了

  我们要在青黄不接的日子里
  握手,敬礼,我们志同道合
  仅有的兄弟们,是时候了
  是时候了
  是该彻底清算的时候了
  ——刀刀《是时候了--白桦林宣言》”

  的确是时候了,是该彻底清算了,诗歌的纯洁真诚不能因为一些愚妄的写作者(他们不配“诗人”这个称号)而遭受玷污;接踵而来的就是该论坛站长斑竹的竭力藏掖和儿戏一般的脆弱辩护,当辩解不能使其脱身尴尬的时候,他们“仗势欺人”的丑恶嘴脸和低劣文人的伎俩就拿出来了:封id,封ip,勾结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些诗歌网站论坛进行“追杀”。提到这次事件,我感到羞耻,首先因为这个论坛曾经是一个相对开明自由的诗歌交流专业网站,也汇集了不少水平不错的写手,但当出现这种伤害当代诗歌活动的时候竟然那么多人无动于衷,任其肆意,更有甚者成为了这次事件的走狗和愚蠢的“卫道士”,这不能不说是当代网络诗坛的耻辱。与此,更多真正的诗歌团体在民间秘密结合,一股真正的民间诗人陆续出现,建立了一个个有潜力,有实力的诗歌论坛网站。在这其中,最出色旗帜最鲜明的要数中国投稿热线网站直属的“出路诗歌”(http://club.tougao.com/list.asp?boardid=18),该论坛在2002年7月期间成立,当时从属于核心(http://www.hxpoem.com),但却是一个相当独立的论坛----“出路诗歌论坛”的形式存在,而在其后“核心诗歌”服务器出现故障改版期间,为了不耽误众多热爱诗歌渴望交流诗友们的正常切磋,经商议决定把出路诗歌搬迁至中国投稿热线。前面已经讲过中国投稿热线是一个综合了出版服务,网上售书,个人工作室,诗歌交流论坛等等诸多丰富多彩内容的文学网站,“打造一个文学圈的金牌论坛,给广大文学爱好者一个展示自已的写作场”成为中投人努力奋斗的信念和目标。
  出路诗歌论坛在中国投稿热线网站一经诞生,就是高举“真实真诚,人文人性”的写作旗帜,在暂时陷入黑暗迷茫的诗歌道路上艰辛寻觅出口,我们相信艺术是自己寻觅痛苦的过程,同时也是幸福的大根源所在。这个宏大的前提之下,我们的诗歌写作者不同程度的都拥有了那种常人无法企及的“拼命素质”,所谓的拼命素质就是要创造真正的纯净文学,真正的大诗歌,而达到创作纯文学的途径就是写作者的自我解剖和自我抗争,面对自己的小我进行彻底的审视澄清,在小我的精神世界里寻觅人类的共性,以各自独特的分析认知生命灵魂,给读者崭新的富有创造力的阐释。这场对人文人性抱着深刻关怀的诗歌运动中最突出的代表作就是诗人乌瓦的《小行板(十九章)》,此诗章是乌瓦耗费了近两个月的时间耗尽了心血的真正的诗歌,正如是人自己所说“我的生命壮阔得没有结局”(小行板之九:逝者)。诗人以一个饱经风霜拷打,历尽磨难的边缘人姿态,对生命爱情生活进行了明晰的释解,生命细节的渊源刻画和对现实真理荒谬的探知拷问促使了这部诗歌巨制完全可能成为当代诗歌发展的见证:
  之一:复活 (原诗略,参照 血部落诗歌季刊第一期
  之九:逝者(原诗略,参照 血部落诗歌季刊第一期
  之十二:献祭(原诗略,参照 血部落诗歌季刊第一期
  列举的这些优秀诗作必将成为不朽之作,诗歌作者对诗意现场的意象密集搭配,揉和中国古典诗歌的词汇方式和现代诗歌的内在乐感,让读者充分感受到阅读快感的同时感受到的是沁入骨髓的温馨与不知不觉撼动到自我灵魂的悲凉。出路诗歌论坛的一些优秀诗作恰如其分的显现了中国诗歌在当代的命运,即越来越走向人性,走向生命的本质状态。在“人性”“本真”面前,那些仍旧固守于传统诗歌媒体刊物的诗人们的拙劣作品是苍白的,是经受不起时代拷问的。
  网络诗坛能够出现如此让人心灵一震的作品很多,如果还是依照传统的诗歌交流模式,我想这些优秀作品还要被埋没很多年。网络作为诗歌仅仅是一个传播交流的载体,其利弊都不容我们忽视,一方面加速了诗歌的讨论频率,促使诗歌健康快速发展,同时由于网络的“宽容性”,其间鱼目混珠,泥沙俱下,也为优秀诗歌的流失沉没造成了不同程度的损害,随之诞生的就是各大诗歌网站推出的网刊。网刊的出现对于诗歌的流传起到了一定的保护作用,但网络的刷新速度和网友的毫无耐心可以将一个优秀的人的言论迅速淹没,或者,无论是真实的心灵剖析还是虚伪的表象表白,都将成为过眼烟云,从容而逝。这个问题暴露了网络文学的一个致命死穴,于是一些开明有胆识的诗歌网站逐渐把网络和传统纸制媒体结合,推出了各大论坛的诗歌纸刊,把经过筛选的优秀诗歌完好保存,更加让诗歌读者感受到网络诗歌沉甸甸的份量。
  《诗生活》月刊已经连续出版25期,从第二十期由原每月五日改为十日正式出版;《诗江湖》月刊2001年2月4日发布第一期,含合刊在内共计14期;《界限》诗歌双月刊1999年出版;《或者》月刊2001年4月28日正式登基;在年轻的诗歌纸制刊物里面, “血部落”是一枝新秀,但其诗歌质量的上乘,一些颇有见解的诗歌理论告知阅读者对这本诗歌刊物的重量不容低估。“血部落”的主要创办人员刀刀,蝼冢,乌瓦等人都是热情的诗歌爱好者并且具有深层次的对艺术痴迷的“拼命素质”,都切身地体会到当代诗歌的责任,并且奋不顾身地投入进现代诗歌的探知寻觅。由于“血部落”创办人,主编对现代诗歌方向的把握以及对诗歌崇高的审美观念也进一步造就了“血部落”诗歌季刊的深度和厚度。该刊物设立了“实力新作”“长诗巨献”“新人命名” “巾帼之魅”“先锋实验”等等八个栏目,每一期都将收录诗歌60--80首,诗歌评论5篇(每篇2000--5000字),针对诗歌的容量和规模来说是浩大的,而诗歌的内在思想涵盖性正如另一主编蝼冢在“血部落宣言”里说道:《血部落》的出现,是一种涅盘后的复活,是历经所多玛城的混乱后和土地之血的复活,拒绝平庸和庸俗,这是一群行走在地狱和死亡线上的歌者。我们没有理由不深信“血部落”将会成为一面真正的诗歌旗帜,同时,还会在这面旗帜下涌现更多的可以担负当代诗歌发展重任的诗人。
  从以上诸多分析论述当中我们不难看出网络的出现对于当代诗歌影响是前所未有的,对诗歌的发展也起到了相当多的积极的作用,伴随诗歌凭借网络媒体传播交流突兀的弊端我们同样也有理由相信当今的网络写手网络诗人完全可以自身免疫自我治疗。整体上看,诗歌的网络化是以后中国诗歌发展的必然趋向,那些老牌的传统诗歌刊物也已经陆续在网络上开辟了专门bbs论坛,使更多的诗歌爱好者书写者走近了诗歌刊物的编辑与其对话交流。网络作为或者说只能作为一个更便捷的诗歌交流平台,诗歌质量的好劣不会因为网络的出现而强化异化。终归究底,还是要诗歌文本发言。

[1]引自中国投稿热线站长 周光敏 《有关中国投稿热线》
[2]参照冰马:《重与轻:汉语诗歌的网络化生态报告》

来源:网络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2 21:32:51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63:}
发表于 2010-12-22 23:42:48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82:}{:soso_e18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Archiver|中国诗歌会网 中国诗歌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9~2021

GMT+8, 2021-2-28 17:53 , Processed in 0.08836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